聪明掌家网

ST生化股票最新消息 000403股票新闻 2018年12月22日

发布时间:2018-12-29 16:01:21 来源:网络点击 :

ST生化股票最新消息、新闻。ST生化000403动态,ST生化消息。ST生化怎么样ST生化最新发生了哪些大事。

以下【ST生化000403】股票最新消息及信息仅供专业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本文信息来源于平安证券APP。获取【ST生化000403】股票最新信息,请下载平安证券APP。
如果还没有开通平安证券股票账户,可以点击以下链接开通。

【1 】振兴生化内战硝烟再起 浙民投罢免“佳兆业系”高管

发布日期:2018-12-20



  最近几年,上市公司“双头股东”暗战现象屡见不鲜,曾陷入控制权之争的振兴生化(000403)再度“内讧”。

  12月18日晚间,振兴生化披露最新董事会(临时会议)决议,位列公司高管层的佳兆业人士被悉数罢免。

  罢免佳兆业高管

  曾在2017年备受关注的振兴生化(彼时为ST生化)要约收购战,以浙江民营企业联合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浙民投”)成功获得控制权暂落帷幕。

  进驻之初为了维稳,浙民投曾一度与合计持有22.61%投票权的佳兆业方,以及振兴生化前控股方振兴集团从敌手变盟友。但时隔半年后,双方的矛盾再度凸显,振兴生化18日晚间披露的公告显示,位列公司高管层的佳兆业人士被悉数罢免。

  公告显示,《关于要求离任人员办理职务交接事宜的议案》以4票同意,2票反对的表决结果获得通过,董事会换届后,公司董事会不再续聘原总经理罗军、原副总经理张广东、原董秘闫治仲担任公司高级管理人员职务。要求罗军、张广东、闫治仲应当在12月18日中午12点前向公司董事长及其授权人员移交相关材料。

  罗军除任振兴生化总经理外,还兼任佳兆业健康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及执行董事;张广东2016年6月至今在佳兆业健康集团任投融资管理部部门总经理,而闫治仲在原振兴集团控制时期则已在上市公司任职,2015年后担任董秘职务。

  值得关注的是,早前在获得上市公司控制权之初,作为大股东的浙民投尚未涉足公司经营,但作为股权争夺方的佳兆业就已先下手安排人员进驻。据2018年1月18日公告,振兴生化董事会审议通过聘任罗军为公司新任总经理,张广东为副总经理,田晨峰为新任财务总监的议案。彼时在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浙民投还表示“对于任何做出损害公司及全体股东利益行为的人士或股东,将追责到底”。

  这三人离任后,振兴生化高管层将不再有佳兆业人员,浙民投人士将取而代之牢牢把控上市公司经营。

  据18日晚间公告,本次董事会中关于在未正式聘任新的董秘期间,由公司董事黄灵谋将暂代行董秘职责,同时聘任朱光祖担任公司总经理、杨成成担任公司财务总监、王志波担任公司副总经理兼证券事务代表的议案均以4票同意,2票反对的表决结果获得通过。

  资料显示,黄灵谋曾任职国泰君安,被浙民投方提名后,12月17日刚刚被选举为上市公司第八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朱光祖2004年4月起担任广东双林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下称“广东双林”)总经理。而杨成成曾任浙民投董事总经理,财务部总经理,风控及投后负责人等职务。

  对于上述人事变动的看法,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12月19日曾尝试联系闫治仲,但截至发稿电话尚未拨通,佳兆业方面目前也未对此事给予记者回复。

  浙民投人士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示,做出上述人事变动的目的是希望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同时实现上市公司和广东双林的扁平化管理,降低管理费用。

  祸起广东双林之争

  浙民投方突击罢免佳兆业方面高管职务并非事出无因,此前双方已因振兴生化重要子公司广东双林的管理权而产生分歧。

  12月17日晚间振兴生化曾发布一则董事会临时决议公告。据公告披露的原振兴生化董事长陈耿说明,12月14日,广东双林董事会(该董事会成员并不包括公司控股股东委派的代表)未报上市公司作任何批准或提前告知,无正当理由擅自罢免该公司总经理朱光祖,严重影响广东双林生物制药有限公司正常的生产运营,涉嫌严重违法违规。此外,该等行为还将对广东双林目前正在进行的GMP证年检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当日晚间陈耿组织召开临时董事会,提出了包括撤销广东双林股东决定在内的7项议案。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梳理发现,本次临时董事会提交的7份议案,均围绕争夺上市公司重要子公司广东双林的控制权展开。其中包括关于撤销史跃武、郑毅、罗军、翟晓平、张广东广东双林董事职务的议案,关于任命杨成成为广东双林执行董事和法定代表人的议案,关于同意杨成成免去罗军广东双林总经理职务的议案,关于同意杨成成任命朱光祖为广东双林总经理职务的议案等。

  作为大股东委派的董事长,陈耿2015年5月至今任浙民投董事,总裁,投委会主席。对于7项议案,来自佳兆业方的董事罗军等人提出强烈反对。

  罗军在公告中明确对所有议案投反对票,并对朱光祖的任职能力提出质疑。他表示,朱光祖作为研发总负责人,全面负责公司研发项目立项及实施,但目前公司多个研发项目失败或进展缓慢,给公司造成了重大经济损失。

  17日,接近上市公司的振兴集团人士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发文表示,朱光祖作为广东双林的原总经理,虚有专家名头,但公司管理出现重大失误。2008年浆站改制以来,广东双林近10年未有新浆站建设,浆站拓展工作陷入停滞,公司经营业绩特别是净利润在2018年以前基本处于徘徊不前状态,但管理费用等处于快速增长,经营业绩持续下滑,费用管理呈现失控状态。其应该对广东双林经营不善承担责任,这是其被罢免的直接原因。广东双林的中高层管理团队支持公司董事会的罢免决定,但大股东浙民投以此为借口,滥用权利粗暴罢免广东双林董事会全体成员,对公司经营造成严重影响。

  此外,12月17日临时股东大会前,主要股东达成董事会成员保持稳定,实现平稳过渡的共识,但大股东浙民投临时反悔,擅自变更董事提名人选,打破上市公司常态治理,大股东滥用权利将上市公司当成自家的“后花园”,罔顾中小股东利益。

  19日,浙民投方也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发来声明称,2018年1月3日,在上市公司未出具任何公告、公众股东完全不知情、未经过任何股东集体表决程序的情况下,广东双林公司章程进行了修改,设置了明显的且极不合理的“反收购”条款,严重违背了相关规定。2018年12月14日下午,在股东大会召开前仅一个工作日,且国家CFDA专家组正在双林进行GMP检查时,广东双林董事会再一次在公众股东完全不知情、未经过任何股东会或董事会集体表决程序的情况下,罢免了双林总经理朱光祖,同时任命振兴生化总经理罗军担任双林总经理。这一行为直接威胁双林GMP证书的安全,严重影响了双林正常生产经营秩序。在GMP检查期间,冒着完全不可控的实质性风险,这是对全体股东的严重不负责任。

  浙民投还表示,希望各方能够顾及上市公司全体股东之切身利益,撤销对广东双林的错误指令,停止对双林职工骚扰和胁迫其“站队”的荒谬做法,恢复双林原有正常的公司治理结构。

  不过,广东双林方面12月19日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发出的一封万商天勤(深圳)律师事务所出具的法律意见书称,上述7项议案中,除《关于聘请嘉源律师事务所担任振兴生化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的专项见证律师的议案》外,其余议案或应通过振兴生化股东大会所持表决权三分之二以上通过,或与公司现行章程冲突,均对广东双林不形成约束。

  上述法律意见书表示,振兴生化虽为广东双林股东也不得随意滥用其股东权利。涉及公司运营管理重大事项均需严格按照法律法规及公司章程规定进行。非经合法程序,振兴生化及其股东、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董事会、监事会对广东双林经营的干预均不产生法律效力,还有可能因为不适当运用股东权利,进而被司法机关认定为妨害公司独立财产权利、独立经营权利的可能性。

  新选董事长遭举报

  12月19日公告的董事会决议中,新当选的振兴生化非独立董事黄灵谋被选举为上市公司第八届董事会董事长,且该议案以4票同意,2票反对的表决结果获得通过,2张反对票均来自佳兆业人员。

  罗军提出,建议得票最高的非独立董事袁华刚出任董事长,同时指出网上对黄灵谋的简历有质疑,也开过提名委员会,但是事情真相应该弄清楚,这样对黄灵谋亦比较有利,应该由相关监管部门给一个说法。

  17晚间,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曾从上述振兴集团人士处收到一封落款为振兴生化的举报信。该举报信称,2018年12月1日,振兴生化披露决议提名黄灵谋为公司第八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公司12月13日通过中国证券业协会对其执业注册信息进行查询,黄灵谋执业机构仍显示国泰君安证券,证书状态为正常。

  举报方认为,黄灵谋于2018年12月1日公司董事会召开前提供给公司董事会的个人简历显示其在国泰君安的任职至2018年5月已结束,隐瞒了其劳动关系解除情况及证券从业资格状态,因此认为黄灵谋提交的任职资格简历存在虚假陈述。

  19日,举报方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上述举报内容已发至中国证券业协会,目前尚无进一步消息可以透露。

  而对于上述对黄灵谋的指控,浙民投方则回应称,监事周冠鑫已在监事会会议上做过明确表述。

  周冠鑫表示,对黄灵谋任职资格的质疑没有任何法律基础,其简历不存在任何不实陈述。

  根据黄灵谋提供的资料,其于2018年5月被免除在国泰君安的一切职务,2018年8月正式终止其与国泰君安的劳动合同,这与简历表述并无冲突。其次,在证券业协会未办理离职备案与黄灵谋离职时间无关。根据上述《证券业从业人员资格管理办法》第十四条之规定,证券业协会的要求是解除劳动合同后才向协会报告和提交离职备案,并未要求离职以注册登记变更为前置条件。

  争夺血制品市场

  在被“ST”12年之久后,振兴生化终于得以在2018年11月22日起撤销其他风险警示。

  由于受前大股东振兴集团剥离亏损资产的承诺迟迟未兑现拖累,上市公司连续九年主业盈利却未摘帽。2017年6月19日,振兴集团终于完成剥离振兴电业股权程序,离摘掉ST只有一步之遥时,浙民投的强势要约收购掐点而至,从而引发了此后系列股权争夺。

  浙民投发起要约,看准的即是振兴生化仅存血制品业务前景广阔的利好。

  2018年前三季度,振兴生化实现营业收入6.34亿元,同比增长23.21%;净利润7787.02万元,同比增长101.56%。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得到的一份署名罗军的致股东书中也显示,2018年广东双林已开正式运营单采血浆站11家,报批待验收2家。此外,公司还加大了拓展力度,已在湖南、内蒙等单采血浆站发展良好省份审批程序上取得一定突破,预计未来将会有相应浆站的拓展建设。

  无疑,广东双林是振兴生化利润增长的源泉和未来发展的重点。不过,在获得振兴生化控制权后,佳兆业却抢先浙民投实际控制了广东双林。

  浙民投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2018年1月3日,浙民投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后不足一个月,振兴集团和佳兆业就对广东双林董事会作出调整,佳兆业派出人员在五人董事会中占据四席。2018年1月5日,为更进一步巩固佳兆业派出人员对双林董事会的绝对控制,振兴集团配合佳兆业修订了双林章程。根据修订后的章程,在任何情况下变更双林董事会成员或者双林章程,都需要上市公司股东大会超过2/3的股东同意。而按照振兴生化现行公司章程,即便是罢免上市公司现任董事会仅需过半数即可通过。这条精心设计的反收购条款基本上剥夺上市公司对广东双林的人事管理权。目前,佳兆业掌握上市公司22.61%股权的投票权,按照这一投票权比例和上市公司股东大会的出席率计算,只要佳兆业不同意更换双林董事,即便上市公司其他股东全部表示反对,双林董事会仍将继续由佳兆业派出人员把持。可以说,通过上述董事会变更和章程变更,佳兆业已经将广东双林的人事任免权全部纳入私囊。

  佳兆业进驻振兴生化,自然也是瞄准了血制品业务市场。

  此前在收购上市公司股权之初,佳兆业就曾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大健康产业是集团强化实业的重要战略方向之一。振兴生化所在的细分市场需求刚性且长期供不应求,上市公司标的尤为稀缺,而且资产优质,是佳兆业集团进入生物制药、精准医疗领域的切入点,将进一步扩大在大健康产业的纵深布局。

相关报道>>>

两大股东升级控制权之争:振兴生化高管“大换血”

振兴生化“宫斗”续 董事被削后佳兆业派驻高管再遭清理

佳兆业暗战浙民投上演第二季 争夺振兴生化核心资产控制权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

【2 】振兴生化危机上演 两大股东浙民投与佳兆业再开撕

发布日期:2018-12-18

  振兴生化(000403.SZ)第一大股东浙民投、第二大股东佳兆业的甜蜜期不过半年,又迅速站到了对立面。

  把脆弱的信任基础压倒的最后一根稻草,是12月14日,振兴生化全资子公司广东双林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下称“广东双林”)总经理朱光祖被罢免。广东双林是振兴生化的核心业务主体。浙民投显然无法接受此消息,14日,振兴生化董事长,浙民投总裁陈耿连夜召开紧急会议,撤销佳兆业高管郑毅、罗军等人在广东双林的职务。

  12月17日晚,振兴生化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公告,除佳兆业提名的独董刘书锦议案未被通过外,其他议案均获通过。值得注意的是,第一财经获得的一份落款为振兴生化的举报信显示,浙民投提名的非独董黄灵谋存在诚信问题,振兴生化已向中国证劵业协会发出举报。

  11月22日,ST生化开市起摘帽,变更为振兴生化,自2006年“戴帽”起已有12年。而此时,距离振兴生化“摘帽”不过1月。两大股东对广东双林人事和控制权的争夺,使振兴生化经营陷入另一种未知中。

佳兆业、浙民投再开撕

  振兴生化三季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为2.07亿元,同比增加7.36%,净利润为0.137亿元,同比增长621.36%,不过扣非后负增长6.96%。而第一财经获得的振兴生化内部资料显示,前三季度,公司共完成销售6.34亿元,同比增长23.21%。

  振兴生化主要从事血液制品的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为人血白蛋白、静注人免疫球蛋白(pH4)、人免疫球蛋白、乙型肝炎人免疫球蛋白、破伤风人免疫球蛋白、狂犬病人免疫球蛋白。

  随着国内老龄化趋势加重,产品需求处在高速增长期,血制品行业被认为前景广阔。这也是资本大鳄争夺振兴生化的核心所在。

  2017年11月,有意加码大健康产业的佳兆业通过受让股份的途径进入振兴生化,与浙民投狭路相逢。一场股权争夺战就此打响。

  直至今年5月,振兴生化2018年第一届临时股东大会召开,一共7个席位的董事会,由佳兆业分食三个席位,浙民投获得四个席位。随后双方宣布联手共治振兴生化,小股东乐见其成。

  甜蜜不过半年,转折发生在12月14日,广东双林罢免现任总经理朱光祖。

  2018年1月3日,振兴生化原董事长史曜瑜免去朱光祖等人的广东双林董事职务,并任命史跃武、郑毅、罗军、翟晓平、张广东为广东双林董事,他们无一人来自浙民投,郑毅、罗军是佳兆业高管;两天后史曜瑜修改广东双林公司章程。而上市公司层面,在12月14日公告前,对此段历史并无纪录。

  截至目前,广东双林由佳兆业所掌控。来自广东双林的指控是,朱光祖作为广东双林的原总经理,在公司管理出现重大失误,2018年以前,双林经营业绩特别是净利润长期徘徊不前,但管理费用等费用处于快速增长,费用管理呈现失控状态,朱光祖应对双林经营不善承担责任。

  但浙民投不接受这个结果。振兴生化董事长,浙民投总裁陈耿当天连夜召开董事会会议。

  陈耿表示,广东双林未报振兴生化作任何批准或提前告知,无正当理由擅自罢免总经理朱光祖,严重影响广东双林正常的生产运营,涉嫌严重违法违规,还将对广东双林目前正在进行的GMP证年检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不过郑毅认为,生产和质量主要管理人员以及生产、检验条件均未变动,质量负责人总经理变动不影响换证。另有医药界人士也向第一财经表示相似观点。

  基于这个基础考虑,朱光祖被罢免一事的焦点在于,广东双林本身是否具有罢免高管的权利。而根据双林2018年1月5日修订的公司章程,董事会有权决定聘任或者解聘总经理。所以问题在于此版的公司章程是否有效。

“生化”危机去向未明

  浙民投通过振兴生化公告传达出的观点是:根据1月5日修订的公司章程,股东选择和更换公司董事及改选董事会、修改公司章程,须提交振兴生化股东大会审议(表决权的三分之二以上通过),而振兴生化现行的公司章程规定,下属子公司更换董事、修改下属子公司章程的职权,无须交由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且史曜瑜修改双林公司章程,未履行上市公司内部审批流程。

  振兴生化称,要纠正违规修订2018年1月双林公司章程的行为,撤销对史跃武、郑毅、罗军等人的广东双林董事任命。此决议4票同意、3 票反对,反对的3票来自罗军、郑毅、刘书锦,最终通过。

  第一财经获得的一份来自万商天勤的法律意见书中,朱斌律师团队认为,广东双林总经理由朱光祖改选为罗军,符合董事会内部决策程序,符合公司章程和相关法律法规。但两份相悖的公司章程冲突,仍有待解决。

  董事会会议还对广东双林公司章程进行重新修订、任命杨成成为广东双林唯一的执行董事和法定代表人、任命朱光祖伟总经理、聘请嘉源律师事务所担任振兴生化2018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的见证律师,而这些议案同样是4票同意、3 票反对,反对的3票来自罗军、郑毅、刘书锦,但最终全通过。

  对于反对的理由,刘书锦称,上述议案提出纯属大股东滥用股东权利,严重缺乏事实基础,严重违反了董事会召开的议事规则。其认为会议完全无效,议案严重损害了中小股东权益,表示强烈反对和谴责,故对全部议案投反对票。

  12月14日之后,振兴生化危机继续发酵。

  至12月17日,振兴生化举行2018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并于当晚发布决议公告。公告显示,除选举刘书锦为公司第八届董事会独立董事的议案未通过外,其余议案全获通过,包括选举黄灵谋、袁华刚、郑毅、罗军为非独立董事,选举张晟杰、余俊仙为独立董事。

  此次股东大会的结果于佳兆业不利,其于董事会的话语权,从三个席位缩减为两个席位。佳兆业努力整整一年,如今依然未能有效掌握这个上市平台。

  另一方面是,振兴生化的董事会席位共有七个,空余一个如何解决?接近振兴生化人士对第一财经表示,目前尚无定论。

  此外,该人士向第一财经出具的一份举报资料显示,对浙民投推任的董事长候选人黄灵谋的诚信问题存疑,而浙民投不顾其他董事意见一意孤行,振兴生化已向中国证劵业协会发出举报。

  而举报理由是,黄灵谋自2018年5月从国泰君安离职后,未及时变更其于中国证券业协会的执业注册信息,公司认为黄灵谋提交的任职资格简历存在虚假陈述。

  12月18日收盘,振兴生化报收26.3元,跌幅为2.48%。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3 】佳兆业物业上市敲钟 郭英成现身站台与意料之外“破发”

发布日期:2018-12-06

   与早晨起风转冷的天气不同,还不到8点半,香港交易所大厅内早已熙熙攘攘,一片热闹。

  12月6日上午9点,佳兆业集团主席郭英成与佳兆业物业主席兼总裁廖传强,两人各执一个锤子,哐当一声敲响了港交所的上市锣。这也宣告着,佳兆业物业在香港成功上市,成为了佳兆业的第六个上市平台。

  除了佳兆业物业,当天一同上市敲钟的还有创梦天地及兖煤澳大利亚。有趣的是,除了郭英成现身站台成为一大焦点外,观点地产新媒体现场发现,赌王何鸿燊四太梁安琪与其子何猷君也出现在交易所现场。

  据悉,成为港交所最年轻敲钟者的何猷君是手游公司创梦天地的首席营销官,腾讯是该公司第一大机构股东,此外京东、索尼为基石投资者,四太梁安琪公司、丽新发展、普思资本也均有持股。

  与创梦天地、兖煤澳大利亚两个新股相同,佳兆业物业于9点半开盘时跌破发行价,开盘价9.10港元,较发行价9.38港元低2.99%,甚至在开盘5分钟左右的时候,跌至8.82港元,跌幅近6%。

  低开之后,佳兆业物业股价快速回弹,10点左右报9.42港元,为当天最高股价,较发行价升0.43%。

  随后股价再次下跌,午盘报9.24港元,收盘同样报9.24港元,较开盘价跌1.54%,较发行价跌1.49%,全天换手率达8.85%,位列地产板块第一,总成交量1238.64万股,成交额1.13亿港元。

  “哎,破发了!”佳兆业物业9点30分开盘后,交易所大厅里传来稍显意外与遗憾的讨论声。显然,这一景象与前一日股票配发结果所传达的讯息有些许出入。

  12月5日,佳兆业物业公布股份配发结果显示,每股发售股份的发售价定为9.38港元,且因在香港公开发售初步提呈的发售股份获得20.44倍的超额认购,即公开配售申购人数9949,一手中签率70%,认购已超15倍,故将合共700万股国际发售股份从国际发售重新分配至香港公开发售。

  因此,分配至香港公开发售的发售股份最终数目为1050万股发售股份,占全球发售初步提呈的发售股份总数约30%;国际发售的发售股份最终数目为2450万股发售股份。

  这一反差与雅生活上市的情况相似。于今年2月初,雅生活开始在港交所上市,发行价厘定为每股发售股份12.3港元,公开发售获19.13倍超额认购,6666.65万股国际发售股份重新分配至香港公开发售,香港公开发售项下的发售股份最终数目为约1亿股。但同样,上市之日破发,甚至暴跌23.09%。

  对于破发这一情况,有市场人士对观点地产新媒体表示,从佳兆业物业自身原因看,除了偏高的定价,它的储备在内房物业港股中位于偏中下游,这对于估值可能会有些许折价。

  其进一步补充称,佳兆业物业股票下跌也与部分市场情绪有关,近期包括科技创新、医药等板块都面临一些利空的消息,进而会对大盘形成影响,所以类似物业板块的股票也容易受到波动。

  12月6日,恒生指数报收26156.38点,跌幅2.47%,成交额969.51亿港元,红筹指数报收4278.47点,跌幅1.86%。

  除内房股普遍下跌外,物业股方面,碧桂园服务跌2.74%,报12.78港元;雅生活跌3.00%,报11港元;彩生活跌6.25%,报4.2港元;新上市的新城悦则跌3.41%,报3.4港元。

  “更多是市场消极情绪的一种波及,偶然性居多。”该市场人士说道,“而且佳兆业(物业)的市盈率也比较低,属价值洼地,市场的投资欲望还是比较高。”

  或许是超额认购给佳兆业物业带来信心,9点半过后的破发情况并没有影响他们的信心,佳兆业主席郭英成更是全程面带笑意。

  当天,郭英成的出现让人稍显意外。这不得让人想起,今年6月19日的时候,杨国强也出现在碧桂园旗下物业公司碧桂园服务的上市现场,与碧桂园服务员工一起敲锣。

  可以窥见,郭英成对于旗下物业板块公司的重视程度。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除郭英成出席站台外,佳兆业总裁麦帆、副总裁许昊、首席财务官刘富强、高级顾问谭礼宁以及财务总监余国良也都出现在敲钟现场,加上佳兆业物业主席及总裁廖传强、副总裁郭丽、财务管理部总经理易学忠等等,佳兆业集团的队伍可以说是气势浩大。

  对于郭英成来说,佳兆业物业登陆资本市场,或许不单单意味着佳兆业集团旗下一个分拆业务板块的上市,更重要的是代表着另一层意义——“第六个上市平台”。

  在佳兆业物业提出上市之前,郭英成手中共有佳兆业集团、佳兆业健康、佳兆业物业、明家联合、ST生化、南太地产等五个上市平台,上市地点涵盖香港、内地和美国。

  入股上市公司在去年9月开始成为佳兆业的常态,2017年佳兆业集团一共进行四笔公司收购,分别为美股上市公司南太地产17.7%的股份,A股上市公司明家联合21.25%的股份、港股上市公司美加医学(现名为佳兆业健康集团)41.24%的股份以及A股上市公司ST生化18.57%股份。

  在佳兆业囊括金融、大健康、旅游、酒店、餐饮等多元化图谱里,郭英成正一步步开疆拓土。在去年8月29日的中期业绩会上,郭英成便提出未来在佳兆业多元化业态成熟后将会考虑分拆上市。

  “哪个板块成熟拆哪个板块。目前我们的物业板块比较成熟,在准备中。”郭英成说道。

  一年后,佳兆业物业顺利赴港上市,郭英成往他分拆平台上市的计划又迈进了一步,而这也是佳兆业第一次从自身分拆的独立板块来迎接资本市场的考验。

  对于佳兆业物业股市行情的祝愿,郭英成意简言赅地含笑说道:“一定,希望。”

(文章来源:观点地产网)

【4 】夺权大戏频上演 部分要约见真招

发布日期:2018-12-03

完成数量创历年新高

夺权大戏频上演部分要约见真招

  “你们接到要约电话了吗?”“接到了,我接受要约了。”“现在股价已经接近要约收购价了,我还是等等吧。”周末,湖北首富阎志与武汉国资围绕汉商集团上演的夺权大戏令中小投资者在股吧中展开热烈讨论。今年以来,A股已完成13起部分要约收购,创历史新高,且成为夺取上市公司控制权的不二选择,并涌现出诸多经典案例。

  不同于举牌,以部分要约收购进行的控制权争夺战不再局限在两大股东之间,而是加入了中小股东这一数量众多的新的博弈主体,且其对待要约的态度将直接左右控制权争夺战的走向,因此,博弈往往更加复杂化。同时,业内人士指出,部分要约收购往往存在较高的溢价,使套利成为可能。但是,中小投资者在决定是否参与时也要谨防投资风险。

部分要约夺权

  9月,物美系通过部分要约收购,将持有新华百货的股份比例扩大至40.94%,在与宝银系的股权争夺战中进一步拉开了与对手的差距;11月,京基集团通过要约收购,终于击败华超投资拿下了*ST康达的控制权;眼下,湖北首富阎志又以发起部分要约收购的方式,意图从武汉国资手中夺取汉商集团的控制权……

  部分要约收购已取代举牌,成为上市公司控制权争夺战的“大杀器”。在此背景下,部分要约收购的案例在经历了4年的不断下滑后,2017年突然升温,当年完成数量达到8起,2018年以来更是已经完成了13起部分要约收购,超越2006年的11起,创造历史新高,并涌现出ST生化等诸多控制权争夺战的经典案例。

  业内人士分析,以部分要约收购为手段的控制权争夺战急剧升温,与最近两年监管环境以及市场生态的变化密切相关。

  一方面,监管环境的变化使通过举牌等手段获取上市公司控制权的成本大大增加。天风证券认为,近两年来,监管层陆续发布借壳新规、再融资新规、权益变动新规及减持新规等一系列政策,使通过举牌等方式获取上市公司控制权的难度加大,刺激投资者“另寻他路”来实现原有目的的替代性资本路径。

  另一方面,二级市场的低迷客观上为部分要约收购创造了有利条件。“过往A股也发生了很多部分要约收购,但客观而言能够成功收购到股份的不多,而目前A股比较低迷,成交量比较小,很多股东又有爆仓压力,这样的市场环境下比较适合部分要约收购。”华泰联合证券董事总经理劳志明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

  同时,劳志明认为,部分要约收购也是获取控制权的比较好的一种手段,“通常而言,协议收购是最有效也是最常见的方式。但有些例外情况,比如控股股东没有出让控制权的打算或者股权锁定无法交易,出让方开价过高让交易无法达成共识,上市公司股权相对分散,部分要约收购的方式可以有效解决这些问题。”

博弈愈发复杂

  部分要约收购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使围绕控制权争夺战的博弈进行简化。比如,劳志明指出,在无法协议收购大股东持有的股份下,理论上也可以同诸多持股相对集中的股东进行协议受让。但同时跟多个股东进行博弈的难度较大,让协议收购操作非常有难度。部分要约收购就相对比较简单,能化解多主体博弈的问题。

  但是,不同于以举牌为手段进行的控制权争夺战那样你来我往,由于以部分要约收购进行的控制权争夺战不再局限在两大股东之间,而是加入了中小股东这一新的博弈主体且数量众多,其在多大程度上接受要约收购将直接左右控制权争夺战的走向,因此,以部分要约收购为手段进行的控制权争夺战往往使博弈更加复杂化。

  例如,在湖北首富阎志部分要约收购汉商集团股权的案例中,15.79元/股的要约收购价较要约公告前一日12.04元/股的收盘价溢价高达31%,但是,由于部分要约收购往往对股价有显著的支撑作用,汉商集团发布要约收购公告后的最近三个交易日股价大涨29.65%达15.61元/股,接近要约收购价格,这让大多数中小股东犹豫起来。

  除了两大股东和中小投资者,第三方的加入会让博弈更加复杂化。比如,去年6月浙民投宣布部分要约收购27.49%股权直指ST生化控制权后,ST生化两度筹划重组,并停牌长达三个月。随后,佳兆业全资子公司航运健康和信达资管深圳分公司又半路杀出,与ST生化第一大股东振兴集团结成战略同盟。

  另外,部分要约收购的一大优点是可以设置收购股份的上限和下限,成本相对可控。但是,天风证券指出,尽管目前的市场上暂未出现竞争要约,但是法规规定是可以出现竞争要约的。一旦出现竞争要约,会直接推高股价,进而直线拉升要约收购成本。在这种情况下,围绕控制权的博弈必将更加复杂化。

谨防套利风险

  与基本上没有溢价率的全面要约收购不同,部分要约收购为了能够确保成功,要约方往往会给出较高的溢价率,从而使中小股东存在套利的可能。

  特别是,在今年二级市场疲软的情况下,部分要约收购对股价的支撑作用不再那么显著。统计今年以来的案例会发现,从要约首次披露日到要约起始日,大多数股价下跌或微涨,从要约首次披露日到终止日,部分股价反弹,但仍有上市公司股价下跌。这一方面让套利成为可能,另一方面也让部分要约收购的成功率大大提高。

  不过,部分要约收购的微妙之处在于,如果接受要约的数量超出发出要约的数量,则要约方按照等比例收购股份,而要约收购结束后股价往往会下跌。所以,即便中小股东按照等比例要约出售的股份赚取了溢价,未能出售的部分也可能因为股价下跌而造成总体收益的亏损,并往往让中小投资者陷入到“囚徒困境”中。

  比如,今年7月,水井坊实控人帝亚吉欧拟以61.38元/股的价格要约收购9912.78万股股份。但最终预受股份达2.47亿股,这意味着,帝亚吉欧将等比例收购预受要约股东约40%股份。如果以8月10日截止日53.09元/股的收盘价计算,40%股份获15.6%收益,但60%股份在8月20日“解禁”时已跌至42.45元/股。综合计算,整体亏损约6%。

  通常而言,部分要约收购的比例越高,中小股东套利的风险越小甚至可以无风险套利,但这也不绝对。比如,去年6月,广州基金宣布溢价约20%收购爱建集团30%股权,但到了8月,爱建集团披露的修订后的要约收购报告书显示,广州基金要约收购的股份比例由30%骤减至7.3%,导致套利风险大幅提高。

  添信资本认为,套利机会与上市公司股权结构、估值水平、股本数量等都有很大关系。以估值水平为例,添信资本指出,控制权争夺出现的原因往往是相同的:上市公司价值被低估,或者上市公司发展战略出现了问题,而且上市公司股权结构分散,控股股东控制权不稳。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接受要约的套利风险相对更小,收益率相对更高。(记者任明杰)

(文章来源:中证网)

以上就是本文为您提供的ST生化股票最新消息,ST生化000403股票新闻。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获取最新诊断信息,请下载平安证券APP。https://zs.stock.pingan.com/。投资有风险、操作需谨慎!


扩展阅读:ST生化股票  ST生化上市时间  ST生化股票代码  太原上市公司名单  太原股票开户  ST生化董事长  ST生化股票诊断  
猜你喜欢